首  页
公开信息
法律法规
专业园地
专家在线
技术交流
下载园地
监督交流
案件研讨
企业联盟
监督员列表
卫生监督网
认证监督员
动态桌面
卫生机构
其他
机构 监督员 资讯 文章 下载  热线电话:83383560009 总访问量:6272526
 
当前位置>首页>案件研讨
 食品卫生
 医疗管理
 公共卫生
 职业卫生
 化妆品
 消毒管理
 水及涉水
 
 
  栏目管理员: leitou7777 rymwf 善言善行   

一起合作开展职业健康检查案件的调查与处理
作者:子树 来源:网上搜集 添加时间:2015/8/26 11:12:27 浏览数:2938

作者:成都市-吕燕    发布时间:2015-07-13 16:34:01

  
某市卫生监督员在对职业健康检查机构日常监督过程中了解到,某医院在未取得《四川省职业健康检查机构批准证书》的情况下,与取得该批准证书的某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门诊部(注:实为某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设科室,由某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统一管理并承担责任,本案以某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作为当事人,简称为疾控中心)合作开展职业健康检查工作。卫生监督员以某医院涉嫌未经批准从事职业健康检查为由对此事展开调查。
1. 调查过程
卫生监督员分别赴某医院和疾控中心调查,双方均承认合作开展职业健康检查的事实。调查之初双方供述每次检查时疾控中心都派医生到某医院进行职业病史和症状问询及内外科检查,并指导医院开展临床检验、心电、B超、X光工作。医院随后将这些检查原始记录填入由疾控中心提供的职业健康检查表和报告单后交给疾控中心,由其统一出具职业健康检查结果报告。体检收费由医院代收,与疾控中心每年结算一次,医院留七成,疾控中心获得三成。双方分别提供了合作开展职业健康检查的用人单位名单和体检人数,均显示从2012年至案发时双方共合作开展了6次职业健康检查,双方数据吻合。
为进一步核实情况,卫生监督员根据疾控中心提供的职业健康检查总检报告,赴部分用人单位调取了部分体检者的职业健康检查表,并得知现场为用人单位职工进行体检的均为某医院的医生。从用人单位调取的职业健康检查表经确认除总检结论外,其余各项目医师签名均为某医院的医生。签署总检结论的医师为疾控中心取得主检医师资格的医师,该医师表示他就是根据某医院出具的这些检查报告作出总检结论的。
在确凿的证据面前,某医院最终承认每次职业健康体检均由其进行体检和检验,并将检查或检验结果填入由疾控中心提供的《职业健康检查表》后交回疾控中心,但仍坚称只是出具临床报告供疾控中心参考,不做出职业健康检查结论。疾控中心并未对受检者进行职业健康检查,仅根据某医院提供的体检结果和检验报告在受检者《职业健康检查表》上签署总检意见并盖章出具职业健康检查结果报告。
在调查过程中,卫生监督员同时收集了两家单位违法所得的证据。某医院只能提供2012-2013年间4家用人单位体检的收费票据,共计收费人民币16129.6元,并表示2014年的2家用人单位体检费未结算,因为案发也不再结算了。卫生监督员对此表示怀疑,但因查账技能不足、2家单位联系人电话不通及单位搬迁等原因未能进一步核实。疾控中心提供了从某医院收到的体检费票据,金额为4838.88元。
至此案件全部调查终结,收集到的主要证据有现场笔录、双方及部分用人单位职业健康检查工作负责人的询问笔录、双方合作开展职业健康检查的总检报告复印件、部分受检人员职业健康检查表复印件、收费及转账票据复印件、该医院及疾控中心的主体资格证据、相关人员身份证复印件等。
2. 违法行为认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三十六条规定 “职业健康检查应当由省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批准的医疗卫生机构承担。”某医院未取得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发放的职业健康检查机构批准证书是客观事实,但本案中该院进行职业健康体检中体格检查、B超、心电图、血常规等项目是否能认定为开展了职业健康检查存在争议。一种观点认为,正如该医院所陈述申辩的,该医院为一所综合医院,“健康体检”科目经过备案,B超、心电图、血常规等项目均为医院常规开展的检查项目,该医院均在其批准范围内开展了体检和检验,出具了临床报告结论交给疾控中心,并未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出具职业健康检查结论,其行为不能认定为开展职业健康检查。此外,该医院与疾控中心合作开展此工作也是为了响应卫生局会议要求将服务前移,为医院地域周边鞋厂的工人就近体检提供方便,其本质也是利民,从情理角度不应打压这种为民服务的行为。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应当认定该医院为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职业健康检查。首先职业健康检查与劳动者的生命健康关系重大,是发现职业病的前沿哨点,而职业病发生于职业人群,其发病原因与一般疾病有所不同,诊断技术和诊断依据也与一般的临床诊断有所区别,普通的医务人员是不容易诊断出职业病的,因此职业健康检查是一项专业性、技术性很强的工作,必须具有相应的设施设备、技术条件和专业人员,法律明确要求从事该工作的机构必须取得省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的批准。当事医院没有取得批准证书就不能开展职业健康检查。其次,职业健康检查中问诊、查体及辅助检查需要具有职业病专业知识的医务人员在体检时进行准确判断,职业健康检查结果报告也是基于各个项目的检查结论而做出的,只有保证各个项目的专业和准确才能使最终出具的职业健康检查结果报告反映劳动者的真实情况。因此,职业健康检查是一个集问诊、查体、辅助检查和检验、总检出具报告在内的完整过程,并不只是出具报告这一行为。该院不能以其仅出具临床报告为由改变其问诊、查体、辅助检查和检验等行为是从事职业健康检查的根本性质。再次,《职业健康检查表》为卫生部制定的制式表格,该医院在为受检者进行体检时将其体检结果记入由疾控中心提供的《职业健康检查表》中,且询问笔录也表明该医院明知其正在从事的为职业健康体检而非普通体检。最后,合法是开展各项工作的底线,卫生局要求服务前移并没有错,但该院仍应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及规章的规定开展各项工作,不能以此为理由进行违法活动。因此,基于以上理由,可以认定该医院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职业健康检查。最终,案件合议人员采纳了第二种意见。
在认定医院的行为构成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职业健康检查后,对疾控中心行为的认定就水到渠成。该案中疾控中心取得了《四川省职业健康检查机构批准证书》,却不对受检者亲自开展职业健康检查,而使用未获得批准的某医院提供的体检和检验结果直接出具职业健康体检结果报告,违反了《职业健康监护管理办法》第五条“职业健康检查由省级卫生行政部门批准从事职业健康检查的医疗卫生机构(以下简称体检机构)承担。职业健康检查结果应当客观、真实,体检机构对健康检查结果承担责任。”的规定,构成了出具虚假证明文件。
3. 违法所得认定
本案违法所得认定也是争议的焦点,主要集中在违法所得是否应包含应收而未收到的体检费,以及违法所得是否应扣除成本。本案中不论该医院是否已收到2014年2家单位的体检费,由于调查所限只能将其作为应收而未收款。一种观点认为,参照其它行业执法实践中对违法所得认定的解释或批复,如《卫生部关于对如何认定食品生产经营违法所得的批复》(卫监督发[2004]370号)中“食品生产经营违法所得一般包括成本和利润两部分。如食品售出后尚未收到货款,此款仍计入违法所得。”及《卫生部法监司关于对<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非法所得”含义解释的答复》中“《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中‘非法所得’指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的人员或机构在违法活动中获取的包括成本在内的全部收入。”,该案中违法所得应当认定为包含未收到的体检费且不扣除成本。此外,如果违法所得不包括未收到款,很多违法者都可能以未收到款项为由逃避法律的制裁,将使法律的权威大打折扣且引起执法不公。
另一种观点认为违法所得不应当包含未收款,首先从字面上理解,“违法所得”强调“得”,即已经得到的,体现违法者实际占有,而“应得”部分实际尚未得到,不能计算在内;其次,依据中国人大网上《职业病防治法》释义中对违法所得的解释,也是强调“所获得的金钱收入和其他财物”;再次,人大网上的法律释义并未定义违法所得要扣除成本,本案中当事人违法行为的成本无法核算,当事人甚至表示他们开展职业健康检查收费是低于成本的,无盈利可言,如果再将未收款计入违法所得一并没收,可能会损害当事人的合法财产;此外,以有利于行政相对人为原则,从人性化执法角度考虑,违法所得不包括应得而尚未得到的收入比较符合情理,利于行政相对人接受,达到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目的。
案件合议后最终认定,违法所得不包含未收款项,不扣除成本。因此,本案涉案金额16129.6元,某医院违法所得为11290.72元,疾控中心为4838.88元。
4. 自由裁量与处罚
由于职业健康检查对职业病防治工作及保护劳动者的生命健康具有重要意义,当事医院和疾控中心的行为不能对受检者进行有效的健康监护,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受检者健康损害。从目前调查情况看虽然当事人的行为未导致具体的危害后果出现,但其涉及广大劳动者的人身健康,具有严重的潜在社会危害后果,且某医院在两年内还因其它原因受过卫生行政处罚。考虑到该案的情节、性质和社会危害程度,对该案当事双方均予以从重处罚。依据《职业病防治法》第八十条,该医院违法所得超过5000元,对该医院没收其违法所得人民币11290.72元,并处以违法所得8倍的罚款计90325.76元。依据《职业病防治法》第八十一条,由于疾控中心违法所得不超过5000元,对疾控中心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4838.88元,并处罚款人民币15000元。双方均未提出听证和复议,自觉履行后结案。
5. 思考
职业健康检查机构日常监督过程中不经意间获得的信息,却牵出了一个情节复杂的案子。监督员经过近一个月的深入调查走访,清晰地还原了案件事实。始终保持明晰的调查思路,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从外围协助取证是本案成功调查的关键。然而尽管十分怀疑当事人的未收到款实际已收到,但由于条件所限,却未能得到准确核实,成为本案的最大遗憾,也提示卫生执法在必要时可寻求专业会计人员的协助,发挥其专业优势,以更利于案件中违法所得等财务状况的调查。
该案当事人的行为看似是对行政部门决策的认真贯彻,理由充分,合情合理,但仔细推敲却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反映出当事人的法律意识淡薄,盲目执行上级的要求,而忽略其行为的合法性。如果一家获得职业健康检查批准的机构能任意和其它机构合作,不亲自检查就可出具报告,那社会对接触有毒有害作业工人的健康监护就谈不上专业性,所得结论的权威性将受到质疑,不仅不能为劳动者提供有效的健康监护,还将严重扰乱职业卫生监管秩序。因此,职业健康检查机构不仅要努力提高职业卫生服务专业技能,还必须要认真学习法律法规,增强依法执业意识,在批准的范围内规范开展职业健康检查工作。
该事件也暴露出职业卫生服务能力与需求之间的矛盾。该案当事医院所在区域制鞋企业众多,对职业健康检查需求旺盛,且大多数企业希望体检时不影响正常生产活动。而该区疾控中心是区域内唯一可承担职业健康检查的机构,除职业健康体检外,该疾控中心还承接了大量从业人员健康体检任务。由于人员、设备限制疾控中心根本无法承接大量的职业健康体检委托,更谈不上开展上门服务。从职业健康检查机构日常监督情况看,由于职业健康体检收费低、责任大,部分获得批准证书的机构对此积极性也不高,甚至从未开展工作。这提示卫生行政部门在进行区域卫生规划时要结合当地的情况,科学合理布局,鼓励有意愿且符合条件的医疗机构积极参与,充分弥合服务意愿、服务能力与需求之间的矛盾,为提供有效、安全的职业卫生服务创造条件。
 
最近5条评论:
『发表评论』『查看评论』『关闭窗口』
 

 

2010-2020 © 卫生监督俱乐部 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00174